5月23日,青岛发生一起弑母案,张灵被15岁的女儿瑶瑶用丝带勒死。在警方询问弑母动机时,瑶瑶说:“因为考试考砸了,担心妈妈责备”。短短一句话,令人唏嘘、心痛。

从这句话里可以看出,相比较恨,瑶瑶的恐惧更多,而她解决恐惧的方式就是杀了母亲。这让人忍不住去想,是不是在瑶瑶的内心里,她认为如果杀了母亲,她就不用终日活在母亲的责备之下,惶惶度日了。

网络上有很多关于这对母女的讨论,内容多是母亲对女儿要求严格之类的信息,也有人说家庭教育的失败,养了个白眼狼。

在我看来,孩子弑母是整个家庭不安全感的终极呈现,也是恐惧到不能承受后的大爆炸。母亲对于一个孩子来讲就像是大地,如果大地都是动荡不安的,土壤是缺失营养的,孩子也很难从中汲取营养,好好长大。

严格里深藏极度不安全感

张灵是一位单亲妈妈,离婚后独自抚养瑶瑶长大。她对瑶瑶要求严格,为了女儿她几乎付出所有,她希望女儿的人生完全按照自己的规划发展。

疫情之后瑶瑶在班里的排名在十多名,而这并不符合张灵的期望,她希望孩子必须前三名,至少前五。

瑶瑶在学校和同学玩儿,张灵总要去打听那个孩子人怎么样、学习怎么样、家里是做什么的,什么都问。她是律师,擅长做调查,有时一打听,别的孩子就不愿意了,有的就不跟瑶瑶玩了。瑶瑶对此很有意见。

由此看出,张灵是一个控制型的母亲。那么,是什么导致一个母亲对孩子如此控制呢?答案是极度缺乏安全感,而这,和她自己的人生经历息息相关。

据说张灵从小生长在单亲家庭,母亲无力抚养她把她送养他家。婚后生下女儿,她又离婚成为单亲妈妈,独自抚养女儿。可以说,她的内心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那种缺少重要支撑的感觉,会伴随一个人一生。从张灵的成长经历,我们可以看出一些传承:不安全感的传承,无力感的传承,爱不够用的传承。

有位心理学家曾经说过:如果不去看一个人的过去,你也无法理解他的现在。

在我看来,她们两个都是“受害者”。当母亲没有从她的母亲那里获得有营养的爱时,她也无法用有营养的方式给孩子爱。她只能用极其笨拙的方式,尽其所能地“为孩子好”。对于张灵来说,也许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她才可能领悟到自己对女儿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令人窒息的爱里没有赢家

单亲、母亲、要求严格、独生子女四个因素将控制推向极致,产生令人窒息的“爱”。

单亲:意味着养育孩子的责任全都落在一个人的肩上,这个人会承受比平常父母更多的压力和责任。三口之家是一个完整三角关系状态,会形成一种相互支撑的情感平衡。家里缺少一个人,另两个人的连接会更紧密。涉及到这两个人之间冲突而产生的情绪,就找不到出口。

母亲:母亲天然就会离孩子更近一些,一般母亲未能消化的情绪都会传递给孩子,有时是有意识的,有时是无意识的。母亲和孩子也很容易形成一种“共生关系”,所以才更需要另一个人的存在,将母亲和孩子分开一些。

要求严格:本身就会让孩子感到恐惧,因为通常会伴随着挑剔、指责,甚至肢体暴力。家长在孩子眼里代表着权威,如果权威都认为自己不好,孩子很容易会感到恐惧和不安。

独生子女:在只有一个孩子的家庭里,父母通常会把眼光聚焦在这个孩子身上,这个孩子也会承担起整个家庭的希望,父母很容易就会去控制孩子,想让孩子按照自己期望的去发展。这对孩子来讲,无疑是巨大的压力。假如家里有多个子女,那么家长的高浓度注视就会被分散开,孩子的压力也会小一些。

控制让人或失去自己 或毁灭对方

这让我想到了母爱的羁绊这种关系状态。母亲用自以为最好的方式倾其所有的付出,却最终遏制了孩子的自然生长,她的爱不是爱,而是控制,让孩子感到窒息。

越是焦虑不安的母亲,越会用控制来养育孩子以填补内心缺失的安全感。但这样做只是把不安传递给了孩子,最后,要么孩子放弃自我去迎合母亲,讨母亲欢心。要么会极力反抗,不为母亲的不安负责,就像瑶瑶对母亲那样,极具毁灭性。可无论哪种方式,最终都无法弥补一个母亲安全感缺失的黑洞。

《复原力》一书中写道,人有三大基本需求:获得安全、获得满足、与人连接。

如果这三种需求得到满足,就会感到幸福,身心会进入到休息和放松的地带。如果得不到满足,就会产生一种缺失和干扰的感觉。此时身体和心会进入到“应激模式”里,保持战斗状态。

可以说张灵成功地把内心的不安全感传递给了孩子,孩子难以承受这种恐惧不安的感觉,她最后如此用力地推开了母亲,仿佛这样她才能够感到安全。

如何避免自己的不安侵蚀孩子

和孩子保持界限,分清你我。安全感低的母亲,通常会紧紧抓住孩子,让孩子产生一种被吞噬的恐惧感。孩子的内心也会感到矛盾,一方面她想要讨好母亲,以回应母亲的恩情。一方面又会感到很无力,因为母亲的安全感似乎怎么都填不满。作为一个个体,去发展自己,也是生命的一种需求。所以,当母亲想抓住孩子时,他会既想挣脱,又想迎合。

母亲要意识到孩子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他会有自己的爱好和需求,有自己独立的空间,母亲需要尊重而非打击孩子和自己不一样的想法。当母亲安全感低想要抓住孩子的时候,先去试着自己解决,而不是直接付诸行动,让孩子为你的情绪负责。

发展新的成人关系。发展和维护关系是我们满足连接感的重要途径。但当一个人只有一段重要关系时,是非常危险的,这个关系太重了,对两个人来说都是负担。所以,安全感低的母亲,还需要去发展新的成人关系,以分散自己的情感需求,而不是全放在一个人身上。尤其是放在孩子身上,实际上,孩子很难去填满母亲的情感黑洞。

发展自己的爱好。当母亲把全部精力都放在孩子身上时,孩子是有压力的,不仅母亲失去了自己,孩子也缺失了他的完整性。没有人能在一个人的注视下,轻松愉快地做自己。尤其是安全感低的母亲,很有可能她的目光里包含着的不是关切,而是担忧、恐惧和焦虑。这份焦虑会全部都传递给孩子,最后孩子会照单全收或者需要用尽全力才能将之推开。

母亲需要去发展自己的爱好,培养积极正向的情感体验。一个焦虑的母亲,安全感低的母亲,很难给孩子带来温柔如风的爱。

发展爱好的意义不只是培养母亲的积极体验,同时也让母亲回归她自己。当母亲成为自己,孩子才有成为自己的可能。

其实,令人感到窒息的从来都不是爱,而是无法被填满的安全感。真正的爱是尊重,是接纳,是看见,是相互独立又彼此连接。

(作者系国家二级咨询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