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07-20 “嘿!看这日期,再过两天就要超过我连续出差95天的记录了!”项目管理部民机项目室的李毅恒一边开车一边抬手看了眼手表。 这是AC352直升机试飞的又一个夏天,也是身为党……

“嘿!看这日期,再过两天就要超过我连续出差95天的记录了!”项目管理部民机项目室的李毅恒一边开车一边抬手看了眼手表。

这是AC352直升机试飞的又一个夏天,也是身为党员的他在外场陪伴AC352的第N个“几十天”。

第一张.jpg

然而,李毅恒并不是唯一一个和AC352长期“绑定”的人,他所在的公司试飞保障团队涵盖了来自飞机设计研究所、项目管理部、工程技术部、采购物流中心、科技信息与标准化部和试飞站等单位的20多人,时间短的待了一个多月,时间长的从型号试飞开始就已经长期驻扎了。

他们和“隔壁”航空工业直升机所、中国航发东安等单位的试飞保障人员一起,陪伴AC352度过了“高温”“高寒”,看遍了建三江和栾城两个机场的日升月落、云卷云舒。

春:疫情出现难难难

2020年4月,新冠疫情在全国多地出现,身在建三江的试飞保障团队成员们有抗击疫情的勇气,但却在交通运输这件事上“愁白了头”。

第二张.jpg

“排故结果出来了,问题不大,一个更换件就能解决。”大家听后在松了口气的同时又忍不住有些担心——一个更换件就能解决,确实是小问题,但试飞任务紧张,一天都耽搁不起,邮寄是肯定行不通的,让家里“快马加鞭”送件过来?

众所周知,因为疫情影响,很多城市的出入通道都设卡严防,外地的车辆很难进入。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司机师傅昼夜兼程地赶来送件,能否进入试飞现场也是个大问题。短暂商议过后,大家觉得试飞进度耽误不得,车开不进来,我们就走出去取!

8小时后,接送件双方在建三江检查站胜利“会师”了,一个人小心翼翼地把更换件放在检查站外的地上,后撤几米后,另一个人走出检查站,拿到更换件后挥挥手,就急忙送去给在试飞机场等候多时的小伙伴了。

第十章.jpg

送件都成困难,更别提见家人一面了。老人卧床、爱人生病,孩子思念……白天,试飞保障团队成员是最勇猛的战士,晚上,他们是最孤单的离乡人。

夏:天地为炉热热热

转眼就到了夏天,AC352转场到栾城进行高温试飞。

既然是“高温”试飞,那当然是什么时候热就什么时候开工。试飞保障团队的小伙伴们经常十点多顶着大太阳进场,蹲在机库门口简单吃口饭就开始准备下午的试飞工作。这是一年中最容易瘦的季节,天气热得让人没胃口不说,30多℃的天、50多℃的地,一烤一蒸,整个人都要缩水一圈。

第四张.jpg

下午两三点,一天中最热的时候,AC352卷起热浪腾空而起,地面上的保障人员躲没处躲、藏没处藏,机库外艳阳高照没有阴凉,机库里热气腾腾通风不畅……“每次飞行最受不了的就是给直升机加油,由于条件限制,加油车的流量偏小,咱家AC352体量大,一加就要半个多小时,那时候我们就只能在直升机旁边干站着,别提多难受了。”机务张志明说,“咱这试飞不就是奔着高温去的么?蒸着烤着也认了,心里就盼着它赶紧‘加油’哇……”

秋:台风来袭叮了咣当

你以为回到北方就好了吗?太天真。

第五张.jpg

9月,本应该是秋高气爽、云淡风轻的好季节,但今年的建三江看起来并不这么想,持续几天的台风天气让试飞保障团队的小伙伴们不得不打起精神,被迫“与天奋斗,其乐无穷”。

那为什么台风是“叮了咣当”呢?AC352直升机所在的建三江机场以天为被、以地为庐,也就是说它没有机库……平时倒也还好,我们的直升机“皮实”得很,但是台风来袭,风里各种的“夹带”物品就不怎么美好了。树枝、石块、周围放置的物品,都有可能会被大风裹挟着刮蹭到机身上,对直升机造成“叮了咣当”的损伤。

第六张.jpg

白天机场有人留守,晚上可怎么办呢?为了防止AC352 被“叮了咣当”,试飞站副站长刘峰当机立断,号召党员身先士卒,用“1+2”——“一个领导+2个机务”的模式组织大家轮番值班守夜。机场没有可以睡觉的地方,大家就在旁边的候机楼打地铺,外面狂风呼啸,楼里乌漆墨黑,再加上9月夜里已经开始返上来的凉气,着实是不太好受,而且每2个小时,值夜的人就要轮流出外查看直升机的状况,根本没法踏实睡觉。

好在台风来得快去得也快,大家顶着黢黑黢黑的黑眼圈互相比了个“耶”。

冬:滴水成冰冷冷冷

如果说高温试飞是热得快炸了,那高寒试飞就是冻得快僵了。

深冬的建三江零下30℃左右,拿瓶水出门瞬间就结了冰花,呼出的哈气也在眉毛上凝结成层层白霜。在这种天气下,没有机库可以取暖的冬天异常难熬。

第七张.jpg

对连接主桨叶和机身的夹板进行更换是个比较简单的工作,正常一两天就能完成,但是零下几十度的天儿,零件也“闹起了脾气”,平时轻轻松松就能完成的工作,艰难了十倍不止。由于螺栓和螺母材质不同,在热胀冷缩的作用下,它俩永远不在一个“频道”上,10组螺栓螺母就没一个省心的。为了缓解低温带来的形变,大家想尽了各种办法,在暖气上烤着啦,拿热水袋捂着啦……但基本都是没等装机就“凉凉”了。最后,还是找来了家用的吹风机,接在电车上对着螺栓和螺母猛吹,然后趁着还没冻变形,赶紧装机。光是10组螺母的装机,大家就忙活了一整天。

第八张.jpg

类似的工作还有给测试设备盖电热毯,室内外搬放液压千斤顶……精髓基本都是抓好时机,趁设备和零件“不注意”,速战速决……

第九张.jpg

一年四季,试飞保障的战场上,每天都有新问题,时刻都有新挑战,但好像不曾听过他们有什么抱怨,工作结束后,依旧是勾肩搭背地讨论晚上吃点什么、是不是该为了健康运动运动。

明明是科研任务,但却让他们过出了家的味道。外场的日子一天天过去,这是他们陪伴AC352奔波忙碌的春夏秋冬,也是充实而又充满希望的悠悠四季。

“嘿!看这日期,再过两天就要超过我连续出差95天的记录了!”项目管理部民机项目室的李毅恒一边开车一边抬手看了眼手表。

这是AC352直升机试飞的又一个夏天,也是身为党员的他在外场陪伴AC352的第N个“几十天”。

第一张.jpg

然而,李毅恒并不是唯一一个和AC352长期“绑定”的人,他所在的公司试飞保障团队涵盖了来自飞机设计研究所、项目管理部、工程技术部、采购物流中心、科技信息与标准化部和试飞站等单位的20多人,时间短的待了一个多月,时间长的从型号试飞开始就已经长期驻扎了。

他们和“隔壁”航空工业直升机所、中国航发东安等单位的试飞保障人员一起,陪伴AC352度过了“高温”“高寒”,看遍了建三江和栾城两个机场的日升月落、云卷云舒。

春:疫情出现难难难

2020年4月,新冠疫情在全国多地出现,身在建三江的试飞保障团队成员们有抗击疫情的勇气,但却在交通运输这件事上“愁白了头”。

第二张.jpg

“排故结果出来了,问题不大,一个更换件就能解决。”大家听后在松了口气的同时又忍不住有些担心——一个更换件就能解决,确实是小问题,但试飞任务紧张,一天都耽搁不起,邮寄是肯定行不通的,让家里“快马加鞭”送件过来?

众所周知,因为疫情影响,很多城市的出入通道都设卡严防,外地的车辆很难进入。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司机师傅昼夜兼程地赶来送件,能否进入试飞现场也是个大问题。短暂商议过后,大家觉得试飞进度耽误不得,车开不进来,我们就走出去取!

8小时后,接送件双方在建三江检查站胜利“会师”了,一个人小心翼翼地把更换件放在检查站外的地上,后撤几米后,另一个人走出检查站,拿到更换件后挥挥手,就急忙送去给在试飞机场等候多时的小伙伴了。

第十章.jpg

送件都成困难,更别提见家人一面了。老人卧床、爱人生病,孩子思念……白天,试飞保障团队成员是最勇猛的战士,晚上,他们是最孤单的离乡人。

夏:天地为炉热热热

转眼就到了夏天,AC352转场到栾城进行高温试飞。

既然是“高温”试飞,那当然是什么时候热就什么时候开工。试飞保障团队的小伙伴们经常十点多顶着大太阳进场,蹲在机库门口简单吃口饭就开始准备下午的试飞工作。这是一年中最容易瘦的季节,天气热得让人没胃口不说,30多℃的天、50多℃的地,一烤一蒸,整个人都要缩水一圈。

第四张.jpg

下午两三点,一天中最热的时候,AC352卷起热浪腾空而起,地面上的保障人员躲没处躲、藏没处藏,机库外艳阳高照没有阴凉,机库里热气腾腾通风不畅……“每次飞行最受不了的就是给直升机加油,由于条件限制,加油车的流量偏小,咱家AC352体量大,一加就要半个多小时,那时候我们就只能在直升机旁边干站着,别提多难受了。”机务张志明说,“咱这试飞不就是奔着高温去的么?蒸着烤着也认了,心里就盼着它赶紧‘加油’哇……”

秋:台风来袭叮了咣当

你以为回到北方就好了吗?太天真。

第五张.jpg

9月,本应该是秋高气爽、云淡风轻的好季节,但今年的建三江看起来并不这么想,持续几天的台风天气让试飞保障团队的小伙伴们不得不打起精神,被迫“与天奋斗,其乐无穷”。

那为什么台风是“叮了咣当”呢?AC352直升机所在的建三江机场以天为被、以地为庐,也就是说它没有机库……平时倒也还好,我们的直升机“皮实”得很,但是台风来袭,风里各种的“夹带”物品就不怎么美好了。树枝、石块、周围放置的物品,都有可能会被大风裹挟着刮蹭到机身上,对直升机造成“叮了咣当”的损伤。

第六张.jpg

白天机场有人留守,晚上可怎么办呢?为了防止AC352 被“叮了咣当”,试飞站副站长刘峰当机立断,号召党员身先士卒,用“1+2”——“一个领导+2个机务”的模式组织大家轮番值班守夜。机场没有可以睡觉的地方,大家就在旁边的候机楼打地铺,外面狂风呼啸,楼里乌漆墨黑,再加上9月夜里已经开始返上来的凉气,着实是不太好受,而且每2个小时,值夜的人就要轮流出外查看直升机的状况,根本没法踏实睡觉。

好在台风来得快去得也快,大家顶着黢黑黢黑的黑眼圈互相比了个“耶”。

冬:滴水成冰冷冷冷

如果说高温试飞是热得快炸了,那高寒试飞就是冻得快僵了。

深冬的建三江零下30℃左右,拿瓶水出门瞬间就结了冰花,呼出的哈气也在眉毛上凝结成层层白霜。在这种天气下,没有机库可以取暖的冬天异常难熬。

第七张.jpg

对连接主桨叶和机身的夹板进行更换是个比较简单的工作,正常一两天就能完成,但是零下几十度的天儿,零件也“闹起了脾气”,平时轻轻松松就能完成的工作,艰难了十倍不止。由于螺栓和螺母材质不同,在热胀冷缩的作用下,它俩永远不在一个“频道”上,10组螺栓螺母就没一个省心的。为了缓解低温带来的形变,大家想尽了各种办法,在暖气上烤着啦,拿热水袋捂着啦……但基本都是没等装机就“凉凉”了。最后,还是找来了家用的吹风机,接在电车上对着螺栓和螺母猛吹,然后趁着还没冻变形,赶紧装机。光是10组螺母的装机,大家就忙活了一整天。

第八张.jpg

类似的工作还有给测试设备盖电热毯,室内外搬放液压千斤顶……精髓基本都是抓好时机,趁设备和零件“不注意”,速战速决……

第九张.jpg

一年四季,试飞保障的战场上,每天都有新问题,时刻都有新挑战,但好像不曾听过他们有什么抱怨,工作结束后,依旧是勾肩搭背地讨论晚上吃点什么、是不是该为了健康运动运动。

明明是科研任务,但却让他们过出了家的味道。外场的日子一天天过去,这是他们陪伴AC352奔波忙碌的春夏秋冬,也是充实而又充满希望的悠悠四季。